您的位置: 主页 > VRZINC > Epic Games剧情导演:产业成熟,世界观宏大的VR内容才会变多

Epic Games剧情导演:产业成熟,世界观宏大的VR内容才会变多

时间: 2017-08-07阅读:


ChinaJoy期间,蜜蜂网与Epic Games剧情导演Brian Kindregan就游戏叙事写作的话题进行了愉快的交流。Brian是业内著名编剧,对游戏和电影都有涉猎,曾参与《质量效应2》《星际争霸2》《暗黑破坏神3》等知名游戏的制作并担任剧情主笔,电影方面参与过《狮子王》的制作。现在他在Epic Games出任剧情导演,并以剧情总监的身份参与了受到高度好评的VR游戏《机械重装》(Robo Recall)的制作。


采访中我们聊了关于游戏剧情创作,尤其是VR游戏剧情写作的内容,并谈了Brian对现有VR作品的看法。



Brian认为VR游戏剧情创作90%的元素和普通剧情叙事是一致的,但剩下10%的区别至关重要。游戏叙事与电影叙事的区别在于互动性,而VR叙事的最大特点在于VR的沉浸感。处理好游戏中的视觉叙事赋予游戏强大的力量,在VR中尤其如此。


Brian谈到,现在专门从事VR游戏剧情创作的人还很少,因为有足够剧情、完整故事的VR游戏就很少。但他在聊到中国的游戏发展时提到,随着产业越来越成熟,长生命周期的完整世界观作品会越来越多。相信VR游戏也是如此。


以下是采访内容:


你写过电影和剧,也写过游戏剧情,你觉得这两种叙事之间是否存在一些区别?


Brian Kindregan(以下简称BK):绝对有区别。无论是哪种媒体形式,叙事的基础要素是一致的。比如都要塑造能引起观众感情的人物。但是游戏是互动的,这一点让游戏叙事完全不同了。当你看电影看剧的时候,你只是在看一个别人讲述的故事,你只是个旁观者;但玩游戏你必须参与其中。玩家可以改变故事、改变情节,这让游戏叙事具有更加强大的力量。


剧情作者如何处理游戏叙事的特别之处?


BK:如果你写电影、写剧,你想出了一个好故事,你就把故事直接呈现给观众,观众要么喜欢要么不喜欢。但在创作游戏故事的时候,你要创作能够吸引玩家进入其中的内容,邀请他们参与到故事当中。打个比方,这就像是你搭起了一个舞台,而玩家就是演员,你的故事要让玩家能够成为其中一部分,而不只是简单地讲给他们听。


VR剧情写作和传统游戏剧情写作有实质性的区别吗?


BK:肯定还是有不同的。不同媒介中90%的叙事技术是一样的,不管是电影、电视、游戏还是VR,但是最后的10%至关重要。就像我说的,游戏的互动性带来了巨大的不同,而VR的沉浸感甚至会带来更大的不同,所以关于VR叙事确实还有很多需要去探索的地方。


过多的视觉元素可能会分散观众的注意力,VR中尤其如此,如何恰当处理视觉叙事?


BK:这确实是个很实际很棘手的问题。还有一个问题是目前在VR平台上运行的游戏对电脑配置的要求非常高,所以游戏中加入的视觉元素越多,对电脑的要求也就越高。


开发总是要达到一个平衡,我们不能把所有想要的东西都放进去,不然对电脑的最低配置要求会太高了;而且就像你说的,太多信息可能让观众难以承受。所以这真的很棘手。只要我们有机会使用视觉叙事,我们一定会用,因为它真的很有力,但是它确实也有自己的限制。


有一个例子是我们用视觉叙事来创造笑点:在《机械重装》中,开始的时候玩家会乘一个电梯,听到一个声音说,“欢迎来到你的新岗位,我们将带你去我们的最新高端科技办公室”。这时电梯门打开了,你看到一个脏兮兮的办公室,到处在滴水,椅子倒在地上。所以其实我们并不需要做过多的视觉叙事,只需要像这样,一个声音说,“请看最新高端科技办公室”,然后玩家看到的却是一团混乱,这就能把玩家逗笑。


怎么看待许多中国游戏更加注重数值策划、注重盈利的做法?


蜜蜂网:对于游戏而言,一个完整庞大世界观的架构能让玩家津津乐道,甚至产生系列产品和IP。但很多国内游戏为了盈利可能更注重数值策划。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?


BK:我觉得中国有很多很有意思的游戏。我认为每一个行业都会经历不同的阶段。在某些时段,人们更注重短期盈利,快速制作一些能赚钱的产品;但随着产业越来越成熟,从业者资金更加充裕,他们就会开始考虑得更长远。那时候他们才有资本来考虑创造IP,创造长生命周期的世界观作品。


是说中国的VR游戏开发还处在初级阶段吗?


BK:是的,不过我可能不会说“初级阶段”,但确实这是必经的阶段之一。西方也是一样,有很多工作室只做短期的小游戏,但这些游戏中也有佳作。有长期历史的工作室能在统一的世界观下制作系列游戏,但是这需要时间。


你是否格外偏爱科幻和奇幻题材?未来会考虑参与制作其他题材的游戏吗?


BK:我确实很喜欢科幻和奇幻,比较偏爱这两种题材,它们是一种讨论当下重要事件的方式,是一种更加开放的方式。比如说你想探讨现实世界中的贫困问题,有时候你就会觉得在科幻奇幻中来处理它们会更加容易。你讨论的还是这个问题,但是是以一种稍微轻松的方式。话虽如此,我当然也喜欢别的题材,我读书看电影口味都很广泛,所以我也很愿意做别的题材的东西。


现在有参与其他题材游戏的计划吗?


BK:啊是的,我喜欢Epic的一点就是Epic会做各种各样的东西。我之前的一些工作可能三四年就做同一个项目,自从来了Epic我已经做了三四个项目了,而且是在不同平台上。Epic是一个很有活力、内容很丰富的公司,所以我很期待我未来会在Epic做到一些不同题材的东西。


你对VR有兴趣吗,有没有考虑到参与设计VR游戏呢?你觉得VR游戏设计有什么特别之处吗?


BK:我对VR非常有兴趣,其实我之前已经做了一个VR项目。我是《机械重装》(Robo Recall)的剧情总监,游戏是今年四月发行的。不过这个游戏的剧情比较轻,并没有很重度的剧情,不过还是很好玩的。


了解VR设计确实很有挑战性,除非你真的玩过,真的体验过好几个小时,不然真的很难理解VR中的叙事是怎么样的。麻烦的是VR游戏中你甚至无法确定玩家在看哪里。我很幸运,之前得到过一些相关的训练。


我之前参与过《星际争霸2》(Starcraft 2)的制作,它是一个实时战略游戏,它也有同样的问题:你没办法确定玩家在看哪儿。所以你必须让故事发生在确定玩家会看到的地方,所以我在这方面还是有点经验。但是VR在这一点上比《星际》严重多了,有可能这个方向有非常重要的剧情在演,但玩家完全看着另一边在干别的。


有没有一些处理“无法确保玩家关注点”这一问题的方法?


BK:有一些办法。解决这个问题的核心,最好的但也是最难的解决办法就是,确保你想让玩家看的东西,就是当时正在发生的最有意思的事情。如果你能确保场景内这就是唯一有趣或者最有趣的事情,那么就有很大概率能让玩家看着这里。如果玩家就是不看,那你也没办法了。



我们有一个例子,是《机械重装》的开场。我们想放一段开场影片,不过我们意识到这有个问题,我们怎么来放这段片子,玩家可能完全不会去看啊。所以我们的办法是把玩家放到一条街上,在一个百货大楼窗户的外面,窗户里有台大电视,一边是空荡荡的街,没有什么可看的。玩家没有什么理由去看别的,他就只能看这个电视,我们就在这台电视上放开场影片。


你如何诠释VR游戏和VR影视之间的结合?


BK:我觉得结合这两者的途径和普通游戏是一样的,就是让视频互动化。你可以做一部VR电影,观众在里面可以左看右看,但那就是互动吗?不,那其实算不上互动,因为观众并不能改变什么。当观众可以影响那个世界,改变里面发生的事情,它就成了游戏,这就是互动。当然这做起来要难得多,但是结果是非常值得的。


你如何评价现在的VR作品,包括游戏和视频?


BK:我认为很多作品都非常有潜力,但最了不起的地方是其实VR产业还很年轻,这才刚过了几年。你想想电影业,当电影这个体裁刚刚三四岁的时候它是什么样的。那时是1920年代,电影还是黑白默片,和现在完全不同。所以现在大家的作品真的很不错了,我相信每一年新作品都会变得越来越好,想象一下30年或者50年之后会是什么样吧。


你如何看待VR动画电影频频拿奖的现象?你认为动画和真人电影哪一个更适合VR技术?


BK:我觉得VR动画更受欢迎还挺合理的。因为我觉得VR太真实了,如果在VR里和真人打交道其实有点可怕。想象你看到一个枪手在你旁边大开杀戒,并且是个真人,你会觉得好像真的杀人了。但如果是卡通人物、机器人什么的,玩家就会感到安全,瞎玩也没事。


VR游戏设计中最值得重视和关注的问题是什么?


BK:我认为在《机械重装》中我们遇到的最大问题是运动。你知道,VR中的运动真的太难了,人们很容易觉得恶心。不过,还是拿电影做例子。在电影发展的早期人们看电影也会晕,因为镜头在动。然后到了1980年代,电视中的镜头移动得更厉害了,人们又晕。所以我觉得部分来说只是人们需要逐渐适应。不过如果VR真的能解决运动的问题让运动变得舒适,那就太好了。


高质量拿奖作品or量产入门级作品,哪一个对现在的VR产业发展更有帮助?


蜜蜂网:我们注意到你一直以来都是参与高端电影和游戏的设计,但现在很多视频平台会支持一些相对入门级的内容,同时很多用户体验内容使用的也是比较低端的眼镜盒子。那么高端内容和相对简单的内容,你认为哪一个能更好地帮助平台扩展用户?考虑到大部分用户并没有足够好的高端头显,只有谷歌眼镜盒子之类的。简而言之,高质量内容拿奖,还是快速大量生产低端内容满足入门级用户需求,哪一个对现在的VR产业发展更有帮助?


BK:这个问题很有趣,我不觉得这两种内容是竞争对手,我不觉得其中哪一个比另一个更有用,我认为他们是互补的。便宜、简单、易上手的内容会带来新用户,吸引更多的人来尝试;而那些想要更深度体验的人,就会开始想要更精致的内容,这就是一种演化。而且反过来也是成立的,那些先体验过更精致内容的人可能也会想试试更新鲜、更有趣、更奇特的内容,然后他们就去尝试那些独立内容,当他厌倦了独立内容又会回去。这就好像一个循环。


你是否知道一些别的从事VR游戏叙事的作者,他们对现在的VR游戏、VR设计有什么样的态度和看法?


BK:这个问题也很好,我很希望我能给出一个好的回答。我确实知道有VR开发者互相交流的社区,但是现在有剧情的VR游戏实在是太稀少了,所以我其实不认识别的专门为VR创作故事的人。我很确定肯定是有的,只是我不认识。我是我知道的唯一一个写VR游戏剧情的作者。


我认识很多游戏剧情作者,我们经常交流关于写作的技巧。(但是做VR的人还是……)太少了。我想VR游戏设计者、VR艺术家、VR程序员,都是有同行可以交流的,只是VR写作者确实还是太少了。


上一篇:Epic Games:统一标准对VR行业利大于弊
下一篇:VR必须第一人称视角?韩国Illion欲成为跨平台的MORPG开创者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