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主页 > 人工智能机器人 > 吴霁虹:2018年,AI企业如何抓住战略机遇?

吴霁虹:2018年,AI企业如何抓住战略机遇?

时间: 2017-12-27阅读:

在刚刚结束的2017人工智能机器人CEO峰会上,北京大学教授、人工智能商业化专家、《未来地图》作者吴霁虹教授针对2018年CEO们应该怎样抓住AI爆发机遇给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

(以下是吴霁虹教授在21017年人工智能机器人CEO峰会上的发言整理,有增减,已经作者审核)


非常感谢人工智能机器人CEO峰会的邀请,我很荣幸与在座的CEO企业家和投资人展望2018年。王会长给的任务是,讲一讲2018年CEO们应该怎样抓住AI爆发机遇。

 

 

这个话题的第一印象就是,其实它是一个CEO的战略议题。每一年年底或年初,企业家们都需要做一年的战略部署。过去从2015年到2017年,我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受邀与不同的CEO分享下一年战略议题是什么。


2015-2017的战略议题成为时代的热门

 

比如,2015年,我分享的战略议题是人文关怀的价值理性,底顶翻转的社群部落,共创共赢的共享经济。2016年,万物互联的E立方世界,融合服务的智能制造,个性规模的智能交互。2017年,万亿级人工智能产业化的元年,令人担忧的强者恒强,借力AI合伙人创造一个人的全球公司奇迹。这些议题全部成为时代的热门话题。



那么,2018年我该说什么战略议题?当然我不是拍脑袋的,今年的研究借助了我在研发的AI解决方案,对战略议题有了全新的提升。

 

我想和大家先回顾一下,《互联网周刊》刚刚发布的2017年最有未来的AI公司,其中有我们在座的机器人公司上榜。我认为这彰显了AI生机勃勃的商业化时代的到来。同时我们也看到,2017年上死亡名单榜单企业,涉及各个领域,其中不乏有大公司2017年刚上线就被关闭的新项目,也有不到两年就死掉的AI公司。我把它看成是挑战,而不是泡沫。因为企业的生与死,是既定的规律,更是CEO最重要的战略议题。

 

所不同的是什么呢?我的研究发现,80年前,企业的平均寿命大约在90年左右,而今天90%的企业平均寿命只有3.5年。这种企业频繁死亡的战略议题,在今天给企业家提出了更严峻的挑战。

 

但是,今天很多CEO在做什么事情呢?吸粉站台,拿单拼搏,找人才奔波,为出货熬夜,为质量纠结。。。所有这些努力,其实人工智能都可以代替你了,它们都不应该是CEO最重要的工作。如果2018年你还继续这么做的话,你的前路是比较危险的。


AI战略认知变革

 

展望2018年,就像桌子上有一幅这个未来地图,你会发现吸引你的战略议题至少有一百多种。事实上,只需要CEO找到几个关键的突破点,企业就能找到正确路径,解决瓶颈,其他问题就会迎刃而解。2018年决策者最关键的第一个战略议题:AI时代CEO的战略认知变革。

 

如果你的战略认知没有突破,你就很难在新时代创造新规则,你的组织和人才,就会停留在过时的商业基因上举步维艰。我分享一个提升企业家战略认知变革的“三维战略框架”。这个框架是我在2006年在《下一步:中国企业全球化路径》一书中提出的,专门用来为500强企业服务,管理企业战略定位议题。今天,这个战略框架已经可以被我在研发的AI工具管理应用,因此,不但可以为500强企业服务,也可以为只有一个人的公司服务。


哪三类企业在三维空间崛起


这三个维度包括:锁定效应,它基本上与IP创造有关,刚才陆院士讲到芯片深度制造就是IP之一。今天大家很幸运,不用到帝国理工,就能够享受世界一流AI技术专家的分享。垄断效应,与你的品牌优势有关。网络效应,是指你的几何优势。在这样一个战略空间里,不同的CEO看到高度、深度、广度不同,因此未来战略位置不同。

 

例如,在AI爆发时代,你会看三类公司崛起:AI针尖公司,AI赛道公司,AI平台公司。针尖公司往往可以解决一个专属领域的痛点问题,赛道公司可能在一个垂直行业提供专业解决方案,而平台公司连接和成就众多跨界领域2B和2C的用户和客户。

 

 

当我们的认知能看清更深层次的战略议题,投资人就会发现,当大家都说在做平台公司时,你就不会盲目跟风。你就会知道,其实平台公司不会有那么多的,因为这个位置上的公司,必须各方面都非常优秀才行。

 

那么,作为CEO,我在每一个维度如何更优秀呢?也就是说,在AI时代,在这么一个框下,我如何洞见未来才能在每一个维度上,清晰定位公司的位置并抓住机会?


要不要网络效应的超级规模?

 

首先,先说网络效应。网络效应最简单的理解,就是商业链接后的价值至少是用户数的平方数。

 

如果你公司有了这个效应,就证明你的公司很有网络价值。网络效应战略维度的议题,已经历三个进化。第一个阶段是“最原始的网络效应”,那时,人与人之间依赖交通工具,相互链接,每个人大概能产生10到200个连接节点,这些节点是产生网络效应的最原始要素,也就是公司发展多少客户,走什么路径等,全部由人类管理。

 

第二个阶段是“先进的网络效应”。人和人和事连接,依赖统一的信息数据,能产生38亿的节点,也就是说能产生巨大的商业价值,人们开始借用IT系统完成管理。今天,我非常高兴看到,第三个阶段的“智能网络效应”时代到来,也就是说万物链接后,一个公司可以产生的网络节点可以高达300亿到1000亿,这让企业可以有超级规模,而人类的局限性对这样庞大的网络是无法管理的,必须依赖于机器学习,完全由AI管理。

 

遗憾的是,今天很多CEO战略决策,还停留在第一个节段的网络效应上。这也正是为什么我在研究的AI商业解决方案,将帮助大多数的企业家变革战略认知,在未来地图中真正找到正确的位置。

 

 

这是网络效应最基本的公式。你能看到腾讯和Facebook的网络价值。在座有很多机器人公司的决策这,这是一个AI时代的制造服务领域,我怎么创造更多网络效应的节点呢?事实上,在硬件上,你要和工业4.0、传感器、IOT、芯片、图像语音解决方案与生态社区等融合,用更好的通信解决方案让节点产生效应,最终更精准的为用户和客户画像。这是过去没有AI,很难做到的。


科大讯飞为何例外?


垄断效应有点像台风能量。很多企业很想成为BAT公司,因为他们的能量之大就像是台风。但有没有人考虑,我们在做在样大能量决策时,最初生成的一个台风是怎么来的?通常很有可能是蝴蝶翅膀的运动产生的,被称为蝴蝶效应。

 

这个最初的蝴蝶翅膀运动,实际上可以看成是台风的第一步选择。而当时这种选择是如此的有限,包围有限的东西是无限空间,而不是其他有限东西,像这张图。有一天,你长成像BATi(BAT+iFlytek-科大讯飞)一样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的第一步选择。

 

为什么?因为战略议题上的第一步选择,实际上就是成长路径,就可以作为路径依赖。一旦路径选对了,位置选对了,你一定有好结果。打个比喻,这有点像过去农民的命运由国王的情绪和思想决定一样,因为这是一个既定规则,剩下的是执行。

 

作为战略顾问,我对科大讯飞的战略深入研究结论是,它是一个例外。很多人误解它只是一个语音公司,也许是因为股票炒作的需要。但事实上,科大讯飞的实力,超越语音。18年坚守做语音之后的路径,做成了在平台上、赛道上、针尖上方面,都全面发展的AI公司。这是因为,语音也好、图像也罢,都与算法、大数据、专业解决方案分不开,你可以选择只在一个方面发展,也可以选择在各个维度发展。科大讯飞选择了后者,这才能成就今天的国家四大平台之一。

 


我拿英特尔做芯片来说,大家看到右边这张图,在1990年时,所有做些芯片的公司,后面的路径歪歪斜斜的,大多走没落路径,只有英特尔走的红线是越走越强的道路。从80年代到90年代到今天人工智能时代,芯片的地图空间你,左上部分做芯片的公司,是来来去去,但右下部分蓝色的是英特尔,越做越强。第一选择的对与错,好与坏,决定了路径依赖可以是好事,也可以是坏事。

 

当然,英特尔做芯片坚守得像宗教信仰,小小芯片,又深又专,最后又广又大,积累成强大的垄断效应。我可以用曼德尔洛特的这个公司来证明。过去如果一个讲战略的老师把数学公式搬上来,会被学生笑话的,但是,今天在人工智能时代,如果你的战略决策里,没有任何一个数学公式,可以说你的战略一定不够深谋远虑。

 

借助我研究的AI解决方案,可以帮助任何企业,更精准判断你的垄断效应有多大。不够我这个研究还没有正式公布。


有没有锁定效应的IP威力?

 

第三个维度就是锁定效应。锁定效应实际上就是IP的创造能力。如果你公司的创造能力很强,你就能在未来地图上划一块自留地。

 

锁定效应也经历了三个历史阶段。以苹果为代表的负面锁定,不兼容,让用户都没有自由选择。之后,有了商业生态模式,IP更中立和强大了,因为,你很容易复制一个单打独斗的公司,但你很难复制一个生态系统。在今天的AI时代,谁借力AI引领生态,开放生态,谁就变得强者恒强,例如Google。因为,AI+生态,一定是最懂用户痛点的,让用户舍不得离开,粘性更强,结果用户自愿被锁定,从而产生最强大的护城河锁定效应。

 

例如,谷歌搜索的锁定效应可以从最原始的这个算法公式计算,今天已经演变成6千多亿美元的市值。

 

 

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人工智能比人类更多懂客户,更懂商业运营,更懂商业生态。因此AI,你可以创造一个人的全球公司,一个平台的商业帝国,或在一个解决方案的领袖。


回到这张三维地图,我们认知到,原来做平台公司不可能一步到位。因此,在创业时,不要一上来就是说我是一个平台公司,这很假。也只会让自己非常有负重。平台公司毕竟最终能够成就的是少数。

 

但是,2018年将会有一大批的赛道公司崛起。因为我们有一百多个产业,一百多个产业,至少要有一百多个赛道公司的领袖崛起,每一个赛道有top10,你就很难计算了。进一步,2018年将会有百万AI针尖公司崛起,他们是借力AI,专注在某个领域解决痛点的公司。

 

如果我们无法认知、就无法计算。当人工智能代替大多数劳动岗位,很多人不是简单的失业,而是可以借用一个AI合伙人去创业。我相信最好的个人事业解决方案就是去创业,最伟大的事情就是去创业,这个世界还有很多难题需要企业家去帮助解决。


2018年CEO的三大战略议题


 

谈到这里,我相信大家已经知道2018年我提出的战略议题的答案,实际上就是三大议题:

 

第一:战略认知革命。今天我花了很多时间,讨论在战略认知革命中的一个模块框架上的定位位置议题。


第二:重塑商业规则。如果你有了认知革命,你一定会在公司经营上,重塑商业逻辑,重塑商业模式,这些都是全新的竞争规则,竞争规则绝对不会是传统的规则。


第三:突破商业基因。全新的竞争规则必定倒逼内部的组织变革。也就是说,你今天公司的组织结构、组织流程、人员配置都会与过去不一样。


今天因时间关系,我主要与大家分享的是第一个议题。以后王会长另外安排时间,与大家讨论其他两个议题。好,今天的分享就到这,谢谢大家。

 



公众号对话框回复1109可获取人工智能产业全景图】【人工智能时代的机器人3.0新生态研究报告】

推荐阅读

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

2018年,AI芯片之战将打响,谁是大玩家?

上一篇:百度离倒闭只剩30天?腾讯、阿里全面开撕,李彦宏恐惨遭围剿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