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主页 > VR虫洞 > 圣林女学园:申翔宇:数据流通之路的探索者

圣林女学园:申翔宇:数据流通之路的探索者

时间: 2018-12-07阅读:

“自古英雄多磨难”这句话似乎不太适合用在申翔宇这位“数据英雄”的身上,相对于其他“数据英雄”,申翔宇这一路走得比较顺。大学主修计算机通讯专业,大学毕业后进入上海电信,随后移驾到上海数据交易中心,整个工作角色的延续性很强,一直致力于与数据相关的工作。

申翔宇是上世纪80年代的大学生,学的是计算机通讯专业,那时候这个专业很新。当问及为什么选择这个专业时,虽然他谦虚地说是父亲选的,但我们相信他的潜意识是新潮的,愿意接触新事物、愿意探索未知。

大学毕业后,申翔宇进入上海电信,从事与专业相关的工作,从运营商的整个业务管理系统、BOSS系统、CRM系统等开始,探索怎么用计算机辅助业务管理、业务运营。他所关注的业务隶属于国内的前沿行业。“我还是很满意的,因为我发现这里有大量可玩的东西,蛮喜欢尝试一些未知的事情,特别乐意当一个探索者。我个人也对新的东西特别好奇、特别关注,愿意去尝试一些前人没做过的东西。”申翔宇侃侃而谈。

恰逢其时 思考数据

1997年中国电信实施并推广“九七工程”。“九七工程”是把整个运营商内部的系统全面计算机化,逐渐把运营商以前记录在纸上的信息和数据转向计算机。“九七工程”的实施,使所有的客户信息、线路信息、号码信息等,都加入了计算机的管理。申翔宇搭上中国电信的快车,以一个新人的身份第一时间接触到了数据。

“九七工程”实施后,申翔宇在上海电信的工作中一直坚持关注数据,不断思考到底什么是数据、数据到底有什么用。“行業里做数据的人根本不提大数据三字,数据处理是一个技术发展过程。从原来的笔头处理、电脑到后来的关系型数据库,随着数据量愈来愈大,再到后来Google提出了Hadoop,是一个技术演进的过程,到现在,大数据也就是一个能处理海量信息的技术。”申翔宇认为。

“数据无处不在”,这句话已经成为当下的流行语。大家的生活日常,无时无刻不在接触数据。随着数据的种类越来越多,“大数据”这个词汇逐渐被人们接纳。申翔宇说:“大数据是一种技术,它是在数据的基础上,对数据的一种扩展性定义。原来是简单处理的,现在要复杂处理;原来是宏观性处理的,现在需要微观处理。所以,大数据的本质是数据本身。”

现在对大数据的概念炒作得更多一点,但核心还是数据。“在大数据概念提出之前,很多人也提过数据仓库、数据服务等诸如此类的处理海量数据的方法,但都没有引发热潮,也许是大数据这三个字比较新颖,所以一下子就热起来了。”申翔宇风趣地说。

数据互联 引领未来

经过上海市人民政府常务会批准,2016年4月上海数据交易中心成立。上海数据交易中心成立之初叫上海大数据交易中心,基于大数据真正的价值点是数据,所以把“大”字舍弃了。

在上海数据交易中心成立之前,申翔宇一直在上海电信工作,2014年上海电信协助电信集团负责运营中国企业数据联盟,联盟除了电信、东航等大型国企,主要由携程领头的共有30余家垂直类网站及研究机构和院校组成,联盟主要来推动各方的数据可以互相延续、相互使用。比如,珍爱网的数据是婚姻数据,在珍爱网上完成整个业务后,这些数据可以给宝宝树用,宝宝树用完了以后可以给新东方用。“受中国企业数据联盟观念的影响,上海数据交易中心也以数据互用作为战略出发点。”申翔宇介绍道。

跟过去的思路相比,上海数据交易中心坚持本着数据私有、互联使用的原则,现在他们的slogan(品牌口号)是:数据互连,引领智慧未来。上海数据交易中心一直强调数据互联、数据连通,而不是像自由市场那样,因为数据的使用并不简单,需要实际做。在实际中,关注业务对象显得格外重要。“如果你的业务对象是个人,像电信的客户一样,那么这个数据就要细节到个人的相关信息,还有就是这个数据能否适用于下一个业务场景。这里聚焦的点我们称之为‘交易品’,其背后的本质是细节到每一个对象的各种各样维度的数据。所以,只要往细节去做,关注到本质的对象,后面的事情,包括合规性都可以迎刃而解。”申翔宇说。

在申翔宇的带领下,目前上海数据交易中的核心工作是解决整个布局的合规性。在整个过程中,相互之间能否保证用户的隐私不被泄露,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。

个人的数据包括两个方面:第一,你是谁,包括名字、身份证号、手机号等能够直接指向个人的信息。第二,你是怎样的人,即关于个人特征和行为的信息,比如个人在互联网上的动作、行为轨迹及其生理与社会特征(如性别等)。如果是单独的信息,例如一个手机号,仅仅是一串数字,没有任何意义。上海数据交易中心的合规方法,就是基于这样的基础,保证“你是谁”与“你是怎样的人”的信息,该隔离的时候隔离,该关联的时候关联。

综观当下,数据覆盖面最大的还是腾讯、阿里、百度,但他们现在的覆盖面也不是100%。“尽管这三家的覆盖面很不错,但厚度不够,像阿里既有的就是电商类的数据,腾讯有的就是社交类的数据,而百度有的就是搜索类的数据。所以这三家在不断地收购—地图数据、O2O数据等,它们的面很广,但是它们的厚度很浅,所以它们要补足这些东西。”申翔宇谈道。“而现在数据源、数据的供应方很多,整个社会上根本不缺数据。浏览器的厂商可以采集数据,杀毒软件的厂商可以采集数据,运营商也可以采集数据。”现在,数据的各种源头很多,上海数据交易中心还有一个主要工作,就是做各个供应商的数据拼接和去重。相当于是两个图形,两个图形中间有重叠部分和非重叠部分,重叠的那部分要去掉。所以,数据需要有很多的处理过程,数据不是拿过来就完全能够合规使用。

数据探索 一路向前

作为上海数据交易中心的COO,凭借20余年的电信运营商经验,申翔宇首创中国电信大数据应用DMP平台,并实现了可观的商业价值。在他的带领下,上海数据交易中心在促进商业数据流通、跨区域机构合作和数据互联、政府数据与商业数据融合应用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。作为上海市大数据发展“交易机构+创新基地+产业基地+发展联盟+研究中心”五位一体规划布局内的重要功能性机构,上海数据交易中心承担着促进商业数据流通、跨区域的机构合作和数据互联、政府数据与商业数据融合应用等业务职能。

作为上海数据交易中心的COO,申翔宇定有他的看家本领。据申翔宇的同事透露,申翔宇的优点很多,但最突出的一个优点是:具有创新性和前瞻性。“他脑子非常活、思路非常开放,他最讨厌思想禁锢、眼光局限的人,他希望我们更多地创新、有更多前瞻性,想问题可以想得更深远一点,而不是简简单单只看眼前。”运营副总监陆振晔如是说。

据陆振晔介绍,在运营商里面,申翔宇是最早一批做大数据的,他不是做大数据技术,而是通过运营商内部企业的大数据能力建设,做一个外部的大数据流通和融合。到2013年很多运营商还没开始重视大数据的流通和融合,而申翔宇在2012年已经着手行动了。申翔宇对整个商业模式或者技术架构进行总体设计,他考虑得比较长远,可以一步一步来,但是不能完全不接地气,前提是可以分步实施,但一定要有长远性和前瞻性。虽然上海数据交易中成立于2016年,但早在2015年的时候,整个上海数据交易中心的架构设计以及交易模式就已经逐渐形成,在他的带领下,整个团队已经感觉到整个数据交易、流通正是整个大数据所最需要的。2017年度中国数据英雄评选从创新性、颠覆性、前瞻性、成长性、持续性出发,推举数据英雄。他们见证了我国大数据发展的宏伟蓝图,并以锐意进取的变革精神,诠释了企业的活力和创新之道,为企业在大数据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立功自效。当问及申翔宇的同事申翔宇是否可以胜任“数据英雄”这个称号时,陆振晔说:“他至少在大数据应用和流通方面算是很有创新性、颠覆性、前瞻性、成长性、持续性的,但申总不是一个纯做前瞻性技术的,而是更贴近于应用。无论是产品、市场,还是对于一个企业,他都更重视应用。在上海电信的时候,他就敢于尝试和创新,我们是整个运营商集团内第一个走出去,开始做大数据运营,完成整个产品设计的。从设计到上线到整个运营然后再复制,这些都属于创新,后来到了上海数据交易中心,这也是一次思维上的创新突破。与时俱进,推陈出新、思维活跃,比如我们也会有区块链相关的业务,不仅仅是关于区块链的概念,而是让区块链与我们的数据流通环节结合在一起,包括其他各种新技术的尝试,在申总的带领下我们一直在往前走。”

虽然申翔宇身居上海数据交易中心的COO之位,但他比较随和,特别有亲和力,没有威压气质,同事有什么难题可以找他聊,他会给大家指导,他的办公室随时为大家敞开。很多曾与申翔宇共事过的人提及,他不是一个“一言堂”的人,如果工作中有什么与他观点相左的地方,他会和大家进行热烈的讨论,他坚信以理服人,谁的观点有道理就会采纳谁的。

当然,在申翔宇身上,还有其他特点。“他是一个工作狂,在工作上特别勤奋。并且,他内在散发出一种勇于创新和勇于开拓的精神,整个团队潜移默化地受到他的影响。”陆振晔谈道。

访谈实录

Q:中国大数据产业生态联盟、《软件和集成电路》杂志社

A:上海数据交易中心COO申翔宇

Q:当前的数据市场有哪些问题比较棘手?

A:第一,企业对自身的数据没使用好。目前,只有一些领先的、信息化程度很高的企业对自身的数据有了一定了解和使用。这些企业在使用数据的过程中,发现自己需要第三方机构为他们提供数据服务和做一些数据补充。提供数据服务正是我們上海数据交易中心的目标和方向。

第二,在整个数据市场,大家关注最多的是安全和合规问题。上海数据交易中心在这两个问题上讨论得也很多,得出的结论是:简单的供需两方间直接进行数据的传递,没办法解决安全问题。就像现在大家说的区块链能保证数据交易安全,或许在信息的传递过程中信息安全做得很好,但到最后应用的时候,还是必须脱开这条区块链条,这样信息安全问题还是存在。所以,上海数据交易中心定位于此,增加一个数据交易双方的中间方,中间方来承接一部分数据内容,“铁路警察各管一段”,帮助双方解决安全问题和合规问题。

Q:上海数据交易中心在运作的时候,市场上是否有跟我们竞合的一些类似平台?

A:我们交流得很多,跟各地的企业都有联系和交流。在怎么去优化流通、解决流通安全等问题上,没看到其他企业有好的方案和模式。

Q: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一个营销的客户案例呢?

A:我们典型的客户是今年8月份刚上市的广告公司华扬联众,我们帮它做用户画像的补全和营销类所使用的一些标签的提供。华扬联众帮助广告主投放广告的时候,需要了解电脑或者手机后面这个人的一些信息,比如性别、年龄、地域等。我们利用用户画像标签帮助华扬联众做投放决策,以便提高投放的有效性。

Q:未来,上海交易中心有哪些规划?

A:上海数据交易中心成立时定了三个方向。

第一,推进商业数据的流通;第二,促进政府数据的共享;第三,形成政企数据融合。目前,我们的重点方向是以商业数据相互间的流通服务为主,未来很重要的事情是政企数据的融合。但政企数据的融合很难入手,因为上海的原则是上海政府的数据不能直接进行商业化。而商业数据交易和政府数据共享是两种驱动力,一种是商业化的驱动力,一种是政府职能、文件的驱动力,这两个之间没有很好的方法来相互转化。

Q: 请对自身做一个评价。

A:探索者。我对新的东西特别好奇,喜欢关注新的东西,愿意去尝试一些新的事情。

上一篇:dnf贝伦在哪:SD—WAN助力数字政务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阅读